Tag: 德约科维奇不打中国疫苗

德约科维奇重申不接种疫苗 10件事

今天凌晨的温网决赛,德约科维奇逆转战胜首进温网决赛的克耶高斯,夺得温网冠军。经此一役,德约将自己的温网连胜场次扩大至28场,他的个人大满贯冠军总数提升至21个,距离纳达尔的22冠纪录仅一步之遥。

赛后,德约在发布会上重申自己对接种疫苗的立场和态度,他坚持自己没有接种疫苗的计划,能否出战今年的美网,将取决于美国政府是否会改变防疫政策或给予他豁免权。按现在的规定,德约如果想入境美国,就要提供接种疫苗证明,美网组委会曾公开表示,不会为德约申请豁免。

在温网女双决赛中,张帅/梅尔滕斯这对赛会头号种子不敌克雷茨科娃/斯尼亚科娃,获得亚军。此前张帅在诺丁汉站女单闯进八强,女双夺冠,伯明翰站又同时跻身女单和女双决赛。虽无缘温网女双冠军,张帅不忘对队友表示感谢,“第一次打进温网决赛,对我来说真的非常特别。谢谢梅尔滕斯带我进了中央球场。祝贺对手,你们打得棒极了。希望下次我们还能来到这里比赛。”

由于温网没有积分,在最新一期ATP单打世界排名中,成功卫冕的德约科维奇依旧被扣除2000分下滑至第7,未参赛的梅德韦杰夫与兹维列夫继续排名世界前二,纳达尔重返世界前三。而扣除2019年温网亚军的600分后,费德勒积分彻底清零。这是自1997年9月22日以来,费德勒首次在排名系统中没有积分。

昨天,中国男排结束了2022年世界男排联赛的全部赛程,战绩3胜9负,位居积分榜第13位,无缘总决赛。巴西站比赛中,中国男排爆冷3-0击败当时世界排名第一的东道主巴西队,成为本赛季队伍出征的最大亮点。

2021年,中国男排因疫情退出世界男排联赛。当年的联赛取消了升降级,中国男排本没有机会参加2022年的比赛。不过,受国际局势影响,俄罗斯退出了今年的联赛,由中国男排递补参加。根据巴黎奥组委不久前公布的规则,国际排联将在9月确定奥运资格赛的参赛名单,由除东道主法国队外的另外24支世界排名靠前的队伍组成。

参加世界排球联赛之前,中国男排的排名是第22。如果不多参加国际比赛并争取较好成绩,中国男排的排名可能出现大幅掉落,失去奥运资格赛的参加机会。现在,中国男排的世界排名升至第17,在亚洲球队中位列第三。

国家举重队昨天在体育总局训练局举行世锦赛第一次选拔赛,军神吕小军称,不久后他将恢复训练,目标是参加巴黎奥运会。2024年,吕小军将年满40岁,第四次踏上奥运赛场。

巴黎奥运会举重项目级别数和参赛人数将都被削减,每个国家(地区)奥委会的满额参赛人数也由东京奥运会的8人减至6人,此外在每个级别上只有一人可以参加奥运资格排名。吕小军称,目前他还没有确定参赛级别,级别将跟着体重走,目前他的体重是73.8公斤。

热刺本赛季的季前热身赛定在了韩国。7月13日,热刺将对阵K联赛全明星队;7月16日,将对阵塞维利亚。昨天,热刺全队抵达韩国首尔,孙兴慜现身机场迎接队友与教练,现场热闹非凡。此外,孙兴慜还在下榻酒店为热刺员工和球员们送上了一份礼物。

2022赛季F1锦标赛在奥地利的红牛环赛道迎来赛季第11站的争夺,法拉利车手勒克莱尔斩获冠军,维斯塔潘获得亚军,汉密尔顿季军。周冠宇第14位完赛。

在赛前发布会上,周冠宇面对媒体详细讲述英国站撞车事故细节:“当停下来后我不知道身在何处,因为是倒扣状况,而且有一些液体泄漏,我不确定是从车上还是自己身上。我努力关掉引擎,当时引擎还开着,我非常清楚一旦发生火灾,想要逃生就变得无比艰难,这也是关掉引擎的原因。”“现在回过头看,毫无疑问,我知道是HALO救了我。”

后卫:吕悦云、张睿、杨莉娜、娄佳惠、李佳悦、刘艳秋、宋端、肖裕仪、吴海燕;

在昨晚的三人女篮亚洲杯决赛中,中国女篮以14-10战胜澳大利亚女篮,首次夺得三人女篮亚洲杯冠军。此前中国女篮在1/4决赛大胜泰国女篮,半决赛战胜日本女篮。中国女篮队员王丽丽场均贡献4.8分3.6次助攻,是中国女篮进攻核心,也是本届赛事MVP。另外,中国男篮在季军争夺战中以20-18战胜菲律宾队,夺得铜牌。

昨天,第一届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启动仪式在浙江省杭州市黄龙体育中心举行。联赛分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四个年龄段,设男、女各九个竞赛组别,全国总决赛参赛球队通过地方预选赛产生。来自学校、体校、俱乐部青训梯队、社会青训机构的球队均可参赛。

美网重申德约科维奇不打疫苗无法参赛

7月21日,美网组委会公布今年参赛名单,德约科维奇榜上有名。但主办方美国网球协会随即解释称,名单只是按照世界排名生成,美网方面会严格执行美国政府的入境规定。这意味着德约如果不打新冠疫苗无法入境美国,也无法参加美网大赛。

美国网球协会表示,这份参赛名单包括了截止到7月18日,根据WTA和ATP排名符合资格的所有球员。根据国际网球组织的大满贯参赛规则,大满贯赛事开始前42天符合资格的选手,根据排名自动进入男单和女单的抽签区。

另一方面,美国网球协会强调,如果德约想参加美网,首先要入境美国,这意味着他必须接种疫苗。美网将尊重美国政府的立场,没有接种疫苗的非美国人将无法入境。

此外,作为美网硬地赛季重要一站,在加拿大举行的罗杰斯杯大师赛主办方也对德约参赛说不。赛事主管拉皮埃尔证实,入境加拿大需要接种疫苗。而加拿大政府不会为了球员改变规则。此前加拿大卫生部长已经表示,不会为德约改变规则,“规则适用于所有人,即使有例外,也是有限度的例外,更何况疫情还没有结束。再说一次,我们需要让加拿大人意识到接种疫苗的重要性。”

目前男单世界第一德约能否参加美网已经引发广泛讨论。支持者游说美国多位参议员为德约出头,网络上还发起了请愿活动,已经有12000人签名,希望美国政府允许德约参赛。但从目前情况看,德约科维奇也许只能向美网硬地赛季告别了。

在杭州市中医院一条古色古香、明亮干净的走廊尽头,有一间22号门诊室。在那里,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在给一位年轻的病患号脉,随后他在病历本上认真记录下内容。这位老人是杭州市中医院终身学术导师、中西医结合肾病专家王永钧。

儿童智能手表还存在App支付不需要输入密码验证、信息泄露等问题。儿童智能手表究竟是手表还是“智能手机”?谁来监管儿童“智能手表”?针对这些问题,北青报记者展开了调查。

广西壮族自治区卫生健康委北海疫情防控临时党委成立,旨在强化党建引领、强化组织保障,发挥党组织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先锋模范作用,将党建工作前移,全力打赢北海疫情防控阻击战歼灭战。

以航空轮胎动力学大科学装置为核心,建设与之配套的航空轮胎硬核科技中心和航空轮胎制造试验基地。

当日,上海中心气象台发布今年第3个高温红色预警信号,最高气温超过40摄氏度。

要闻  法新增142万例;德约科维奇:为不打新冠疫苗宁可牺牲大满贯

法国极右总统候选人泽穆尔与特朗普通电线日报道,法国极右翼总统大选候选人泽穆尔,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进行了电话沟通。

泽穆尔竞选团队的公告称,“他们特别谈到了两国面临的移民问题、安全问题和经济问题”。“两人的信念是相同的:特朗普希望美国永远是美国,泽穆尔希望法国永远是法国”。

最近,泽穆尔提出要在欧盟的各个外部边境修筑“大墙”,以遏制移民,这类似当年特朗普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筑墙的做法。

法媒报道,法国政府发言人阿塔尔15日宣布,“将按照计划推进社交限制的解除”。这意味着,自16日起,法国夜店将重新开放营业,球场、电影院、公共交通内允许饮食,酒吧内允许“站立饮酒”。

法新社报道,贫困问题是总统竞选的一个重要主题,候选人多提出改善就业消除贫困的策略,候选人则提出了“无人露宿街头”(zéro sans abri)、“紧急住房”(logements durgence)和“公民收入”(revenu citoyen)等措施。

“不屈的法兰西”候选人梅朗雄允诺,一旦自己当选,将实施“无人露宿街头者”政策。届时接待床位增加一倍,“从2022年冬天起利用空闲的公共房产设立3万个接待床位,同时动用3万个有质量保证的旅馆房间”。此外,还将征用“有意空置的房屋”改建成80万个寄宿屋(pensions de famille)。

环保派候选人雅多则宣布,一旦当选将终止查封经济困难者的房屋、驱赶房客,以及对穷人断水断电的做法。他还提出实行“公民收入”,就是年满18岁人都能获得“公民收入”,保证所有人每月都有918欧元生活费。

社会党候选人、巴黎市长伊达尔戈承诺如果当选,优选工作将是消除食品贫困问题(précarité alimentaire),在集体性食堂实施社会福利价格(tarification sociale),试验各种类似“长期食品支票”(chèque alimentation durable)这样的措施,保证所有人都能买得起“健康的、当地生产的”食物。

据外媒2月15日报道,塞尔维亚网球运动员德约科维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相比必须强制接种新冠疫苗,自己更愿意牺牲未来继续争夺大满贯,以及获得更高成就的机会。他同时声称自己并非反疫苗群体,仅仅是单纯地支持拥有选择权。

当地时间14日,英国查尔斯王储妻子卡米拉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目前正在自我隔离。10日,英国查尔斯王储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目前正自我隔离,这是他第二次感染新冠病毒。

据外媒报道,意大利卫生部长签署法令规定,从2月15日开始,50岁以上没有绿色通行证的员工将不得进入工作场所。

意大利卫生部科学顾问、国家高级卫生研究所所长14日表示,虽然新冠疫情曲线正在下降,但这不是疫情的结束,新冠病毒仍在继续传播。目前意大利仍有500多万人尚未接种新冠疫苗,导致死亡病例居高不下。新冠病毒对于未接种疫苗的人仍然非常可怕和危险。

据希腊媒体报道,石油和天然气进口价格的高涨在希腊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电力公司面对巨大压力,希腊农民威胁要封锁高速公路。

为抗议不断上涨的能源成本,希腊农民工会表示,要封锁该国的主要高速公路。截至2月13日,希腊农民已经封锁了连接拉里萨和西北部科扎尼市的主要道路大约10天,作为抗议的一部分,他们将牛奶洒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