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短道速滑难吗

韩国短道速滑最难拿的不是冠军而是公平竞赛奖

在所有中国观众对于韩国的刻板印象中,有两件事情是绝对不会错的:一个是韩日世界杯上韩国球员连续多场比赛的暴力动作,另一个就是他们在短道速滑赛道上的层出不穷的犯规行为。

昨天进行的北京冬奥会短道速滑男子500米半决赛的一幕,成为后一种印象的最新证明。韩国选手黄大宪将加拿大选手带出赛道的同时自己也摔出摔倒,在自己摔出场面的一刹那,他的第一反应是高高抬起脚下的冰刀,将刀刃朝向身后的中国选手武大靖的面部。武大靖不得不减速闪躲。正是这次干扰,让武大靖以0.016秒的微弱劣势无缘晋级500米A组决赛,未能实现该项目的卫冕。

2019年世锦赛,黄大宪就曾经故意带倒超越自己的武大靖,最终黄大宪利用重赛的机会夺冠。在2018年平昌冬奥会的1000米1/4决赛上他甚至还往后伸手扫掉日本运动员护目镜。

在这场比赛之前,韩国短道速滑已经在本届冬奥会上频生事端。短道速滑男子1000米,他们声称本国选手遭遇了不公平判罚,在申诉被国际滑联根据明文规定驳回之后,韩国代表团在次日召开媒体发布会,声称要上诉到国际体育仲裁法庭。

对于被环伺全场的高速摄像头清晰捕捉、从回放中可以明确看到犯规动作的判罚,韩国尚且如此理直气壮,不难想见他们对黄大宪的抬刀行为会报以怎样的正面评价。而当黄大宪在9日的男子1500米决赛夺冠后,正为选票发愁的韩国总统文在寅不但发文庆祝,称这是一次“将1000米比赛中的冤屈一扫而空的壮举”,赢得了首枚“谁也夺不走的金牌”。

这种韩国上下的情绪也波及到了“隔壁”的速度滑冰,在毫无身体对抗的500米速度滑冰决赛以微弱劣势不敌高亭宇之后,韩国选手车汶奎在上台领奖时弯腰做出用手擦灰的动作,迎合韩国国内舆论之意昭然。

在冬奥会上,中韩短道速滑的比拼和摩擦,也永远是中国观众最关切、情绪最为激烈的内容。

一方面,这是由短道速滑复杂的项目特性决定的。这是一个竞速类项目,比拼的是选手的速度,同时却又因为相对狭窄的比赛空间和密集的选手位置,成为大量碰撞乃至犯规的温床,很多时候决定比赛胜负的不是计时器,而是裁判的自由裁量。

它是韩国在冬季项目中仅有的强项,短道速滑是韩国人在冬奥会上最看重、也是唯一拿得出手的项目,所以,中国短道速滑从崛起伊始就被他们视为必须打压之而后快的首要目标。

1998年长野冬奥会上,杨扬两次遭遇争议判罚;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上,中国短道速滑队获得2金2银3铜,首次在该项目上压倒韩国队,这让韩国人寝食难安,进一步地开始了他们无所不用其极的操作。

在2006年都灵冬奥会的女子1000米决赛,韩国选手崔恩景使用丢卒保车的犯规战术撞开杨扬,帮助陈善有超越王濛夺冠。在2010年世锦赛女子1000米半决赛上,朴升智滑铲周洋,周洋的左脚踝被冰刀割伤,中国队因此放弃3000米接力卫冕的机会。在2010-11赛季短道速滑世界杯上海站男子500米半决赛上,金炳俊在弯道超越时将韩佳良撞出赛道,由于前者没有收起冰刀,导致韩佳良身体多处被划伤,血流不止。

到了2018年平昌冬奥会,主场作战的韩国自然不会放过难得的好机会。在该届所有短道速滑比赛中,他们一共只被判了3次犯规,只有中国队的一半。

短道速滑荣誉带来的巨大利益也放大了韩国体育原有的利己主义、小圈子文化乃至内部暴力。如今担任中国短道速滑队技术教练的安贤洙和去年加入中国国籍的林孝俊(他因为入籍年限未达到国际奥委会的规定而未能参加本届冬奥会),就是典型的受害者。

安贤洙作为当时的后起之秀被年长的队友殴打和排斥,他在都灵冬奥会上以3金1银成为夺牌最多的运动员,也没能改变这种状况,不得不远走俄罗斯。因为看不惯黄大宪日常对待女选手的方式,林孝俊选择了过激的方式回应,结果黄大宪毫无影响,林孝俊却被禁赛一年,这也最终促成了他选择加入中国国籍。

北京冬奥会上,韩国籍的中国短道速滑队主教练金善台和安贤洙、甚至没参赛的林孝俊,都遭遇了韩国网民的网暴。韩国人不但没有对不良的体育文化造成优秀运动员流失的原因有所反思,反而一边合理化本国运动员的犯规伎俩,美化本国的体育氛围,一边将矛头进一步针对中国短道速滑队。

用“中韩短道速滑恩怨”来定义这些年来中国队与韩国队的竞争,其实并不确切。因为两者之间出现更多的场景,是韩国方面的无所不用其极,这和中国队、中国选手的长期克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就以北京冬奥会男子短道速滑5000米接力半决赛的一幕为例,中国小将李文龙失去重心后的第一反应是弯下膝盖、主动收起脚下锋利的冰刀。

公平第一,胜负第二。如今的中国观众已经对一金一银的得失逐渐看淡,然而唯独对短道速滑意难平,原因正在于此。

看到韩国队的短道速滑比赛,不由想起不久前的女足亚洲杯决赛上的笑话:韩国队在终场前被中国女足逆转,丢掉了冠军,但她们赛后获得了公平竞赛奖。祝贺韩国队!对于韩国来说,这个奖可要比冠军难拿多了。

中国队勇夺短道速滑混合团体接力冠军 这四年真的难 第一金全靠拼

原标题:中国队勇夺短道速滑混合团体接力冠军 这四年,真的难 第一金,全靠拼

武大靖说,中国短道速滑队就是“冰上尖刀”,站在冬奥会赛场上就是为夺冠而来。

北京时间2月5日,北京冬奥会第一个奖牌日,在当晚进行的短道速滑混合团体接力赛中,平昌冬奥会冠军武大靖领衔的中国队在半决赛中遭犯规,决赛入场券失而复得;在决赛中,中国队从开局第3名的落后位置一路追赶,并将领先优势保持到终点,以2分37.348秒的成绩夺冠,意大利队、匈牙利队分获第二名和第三名。这是中国代表团本届冬奥会的首金,也是武大靖个人的第二枚冬奥会金牌,“冰上尖刀”为中国军团取得开门红。

2月5日晚上,北京冬奥会迎来开幕式后首个比赛日,短道速滑新增项目混合团体接力赛毫无疑问是中国队最有机会夺冠的项目,因为有武大靖、任子威、范可欣、曲春雨这样经历过冬奥赛场的名将,还有张雨婷这样毫无畏惧、首次亮相冬奥会的懵懂少女,他们身上透露出舍我其谁的霸气。

共有12队参加混合团体接力赛,总共分三枪进行,其中,1/4决赛分成3个小组,每组前两名和两支最快的第3名晋级半决赛;半决赛8队分为两个小组,每个小组前2名晋级A组,后两名则参加B组比赛,A组决赛决定1~4名,B组决赛决定5~8名。

中国队在1/4决赛以小组第一轻松晋级,但半决赛出现意外。为保留实力冲击金牌,中国队策略性地用张雨婷换下范可欣出战半决赛。由曲春雨、张雨婷、武大靖、任子威组成的中国队与匈牙利队、俄罗斯奥委会队、美国队同处第二组,在比赛中,几支队伍发生碰撞,中国队以第三名冲线。经过视频回放,裁判最终判罚对手对中国队队员犯规,中国队如愿携手匈牙利队、加拿大队、意大利队晋级A组决赛。

决赛开始,范可欣启动很快,但在第一个弯道几名选手再次发生身体接触,并摔出赛道,比赛被叫停并重新开始。此时,范可欣受到一些影响,她滑的第一棒位居第三,此后,曲春雨、任子威和武大靖一路追赶,在高强度的比赛中,对手也忙中出错,再次出现碰撞,中国队一度遥遥领先,最终以微弱优势赢得冠军。

曲春雨赛后说:“接力不是一个人的事情,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要感谢的人很多。”小将张雨婷表示:“这四年经历了特别多,每天都很累,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冬奥会,挺激动的,我们短道队永不言败,不到最后一刻就不放弃,这就是团队的力量。”

相比之下,范可欣一脸酷酷的神色,“比赛过程挺艰难的,平时训练中遇到问题再去解决,但比赛场上变化很多;半决赛(晋级)我们有这个实力,上场就是去冲,没有确认出线的那一刻,我们也不会放弃。”

范可欣是决赛第一棒,第二枪鸣响,场上发生了很大变化,“我们有曲春雨和任子威负责超越,大家都努力做好自己,接下来每一项我们都会全力以赴。”这是冬奥会首次增设混合团体项目,范可欣表示,和男队一起比赛很高兴,拿到了首金,男队、女队都是一个团队,大家站在赛场上就是拼。

夺冠后,任子威也是十分平静,“4年前我第一次参加冬奥会就拿到了银牌,这是我人生最困难的4年,这枚金牌是对自己4年来的肯定,我的心理、身体、能力水平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现在心态非常好。”他平静地说。

4年前,中国代表团在平昌冬奥会经历了沉闷时刻,直到最后一个冲金点才凭借武大靖在短道速滑500米比赛中一锤定音,拿下那一届唯一的金牌。

时隔4年,武大靖再次站在冬奥会赛场上,没有了过往的张扬,但沉稳中霸气侧漏,他就是中国队的定海神针。

赛后采访断断续续,武大靖几度哽咽,思绪翻滚,“等了4年……4年经历了很多……还好没放弃。”

武大靖的妈妈在吉林老家看了电视直播,还和儿子视频连线,武大靖一时受不住泪眼婆娑,他对着镜头说:“感谢所有人,都没放弃我……”

定了一下神后,武大靖将思绪拉回现场,“这4年过得挺坎坷,半决赛过后判罚结果没出来,我们也在等结果,队友只有互相安慰,随时准备上场,第一时间做好了准备,从第一刻开始我们都没有放弃,全力去拼……这四年,有起伏高低,挺不容易的。”感动之余,武大靖连连表示感谢:“第一,团队没有放弃我;第二,家人给我支持鼓励;第三是自己没有放弃自己。”

时隔4年再次夺冠,武大靖认为,意义是一样的,但心情不一样,4年前更多是激动,现在第一是激动,第二是为中国冰雪带了个好头,希望队友沿着中国队的“开门红”,继续红下去。

两届冬奥会冠军、中国短道速滑名将武大靖:伤病复发何其难 迎难而上何其爱

4月8日,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总结表彰大会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两届冬奥会冠军、中国短道速滑名将武大靖被授予“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突出贡献个人”称号。武大靖表示,上台领奖的感觉“激动、骄傲和幸运”。

表彰大会结束后,武大靖表示,作为运动员来讲,使命就是在赛场上全力以赴为国争光,拼好每一场比赛。“在祖国这么强大的背景下,给我们搭建了这么好的平台让我们实现自己的人生梦想和价值,我们是一代很幸运的运动员。”

在本届北京冬奥会上,武大靖与队友合作共同拿下了短道速滑男女混合接力的金牌,这也是中国代表团在本届冬奥会上夺得的首金,他也由此创造了历史,成为连续两届冬奥夺金的中国男子第一人。虽然未能获得个人单项金牌,但他表示,只要中国队能拿冠军自己就非常高兴。“非常开心,特别激动,作为中国运动员希望更多为祖国争光。这是集体努力的结果,更是祖国培养的结果,多年的坚持取得的成绩,不是一个人的功劳。离开了祖国和团队,我不可能获得这份殊荣。作为追梦路上很幸运的那个人,这是我内心一直谨记的。今后我想把中国体育精神和奥林匹克精神传递给更多年轻人,希望能有更多人参与冰雪项目,也希望以后有更多的时间推广这项运动。”武大靖说。

作为一名老将,武大靖备战冬奥的过程面临诸多困难,对此他说道:“只有我自己才知道这四年过得有多难,伤病复发给我带来巨大的压力。在这期间,我很忐忑,有过迷茫,有过自我怀疑,也正是凭借对这项运动的热爱让我坚持下来,最终能在北京冬奥会的赛场上拿到金牌,已经圆梦了。”

自2004年下定决心学习短道速滑,武大靖训练时长至今已经长达17年。从一步一步实现梦想,如今累累伤痕成为“美丽的勋章”。据他透露,脚腕多处骨头变形,腰椎损伤,膝盖常年伤痛,半月板损伤,接下来一年用于康复养伤。

对于武大靖而言,他能否继续征战四年后的米兰冬奥会一直是外界关注的一个热点话题。谈及新的冬奥周期,武大靖坦言,作为一名运动员,如果想争冠军,就必须拥有一颗“大心脏”。自己不愿意放弃短道速滑这个项目,特别舍不得冰场,希望大家支持自己继续冲击第四届冬奥会。“东北人有韧劲儿,追求卓越。祖国的需要,就是我今后的目标与打算。国家需要我出征,我会毫不犹豫、竭尽全力;即使以后我退役,我会用我所知、所能、所学,为祖国培养更多、更好、更优秀的短道速滑运动员,继续为国效力,为国争光。”武大靖说。